无人与我立黄昏,无人问我粥可温

孤独,就像大风里的塑料袋。

孤独是吃一串甜不辣却没有适合它的蘸酱。

我的孤独是在人群里。

孤独是一只鱼筐。是鱼筐中的泉水,放在泉水中。

人生.jpg

我已目睹日落,人们尚且期待日出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

有一天,我看了四十四次日落。

我选择留在我自己的岁月里了。

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,我本可以容忍黑暗。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,成为更新的荒凉。

只是越看见海阔天空,越遗憾没有你分享我的感动。

“所谓孤独,我想并非产生于与人交往的人际关系,而是源于想在无限的时空中确立作为自己独一无二存在的自我坐标。”

我觉得你很像一个终生跋涉的香客,不停地寻找一座可能根本不存在的神庙。

但热闹是它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。

无人与我立黄昏,无人问我粥可温。

我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,而是回到了孤单之中,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。

孤独不是在山上而是在街上,不在一个人里面而在许多人中间。

假设你有0块饼干,分给0个朋友,那么你要怎么做才能平均分给他们?瞧,这个题目挺没劲的,你既没有饼干,也没有朋友。

那些想要向全世界呼救的人,恰恰是没有任何人想要来救的人。

人生1.jpg

躲得过对酒当歌的夜,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。

从童年起,我便独自一人照顾着,历代的星辰。

听说世界很大啊,就到街头张望了几分钟,结果也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

房子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大。使它显得大的是阴影、对称、镜子、漫长的岁月、我的不熟悉、孤寂。

常常会有一种被世界暂时忘了的感觉,就像水槽里忘掉没洗的唯一一只筷子,或者孤零零挂在饭店门口的雨伞,一直没人来取走。

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,其中只有一棵树。

筱悬木的叶子落下来触着了我。以为是记忆里那个接吻,吓了一跳。

版权声明:
作者:安小许
链接:https://www.520bk.top/266.html
来源:安小许博客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